搜索
查看: 991|回复: 7

惊魂布达佩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1 21: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惊魂布达佩斯


卢元镇


      回想1997年11月在匈牙利的讲学经历,至今还心有余悸。
      97年度秋季新学期刚开始,我接到一个国家体委的通知,派我到匈牙利布达佩斯去参加国际田径运动联合会的年会,年会的主题是“人类的极限”。我费了很大的力气写了一篇《田径运动:来自极限的挑战与诱惑》作为讲演稿。
      在这份演讲稿中,我探讨了极限的哲学、数学和生物学的意义,说明了运动极限的文化学价值,提出了运动极限增长的自然与非自然原因,特别提出了一个超天才人物**极限的问题。
      这次又是我只身一人前往目的地,手里除了一本往返的飞机票,就是一张已经开始变黄的传真纸,上面对我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一个会议主办方的电话号码,而会议地址、接待人等等均没有。我询问到了布达佩斯怎么办,国家体委的回答是:“有人接你的。”“万一没有怎么办?”“不会的,国际会议怎么会这样做呢?”那个时候,手机还很不普及,笔记本电脑、网络更谈不上。我心里惴惴不安的登上了飞机。
      飞机经停布加勒斯特,到达布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办妥出关手续,进入出站大厅时,已经十点多。出站大厅很小,类似于中国的一个县城的长途汽车站。旅客与接客的人不少,我努力寻找迎接我的人,急盼能看到有一块举着的牌子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是,没有!我慌了神,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等待,因为我早就听说匈牙利人不大守时。
      继续等,一个小时过去了,机场上的人越来越少,大厅里就只剩我一个黄种人。
      我突然想到应该打个电话,于是立即找到一家还没有打烊的外汇店,换了一百美金的匈牙利福林,要求店员给了我几只福林硬币。然而,机场上几乎      所有的电话都是刷卡的,最后一个好心人告诉我在一个旮旯里有一台投币的,电话打过去无人接听,再打依然无人接听,反复十几遍,无效,毕竟早已是下班的时间了。
      我退回到出口继续等,拄着自己的拉杆箱,无计可施。此时,大厅里涌进一批批黑人青年,像嬉皮士,人高马大,走起路来晃着膀子,显然不是旅客,也不是迎客的人,我的精神立即紧张起来。我拉着箱子走到门外躲避,想看看有没有旅馆可以住一夜。停机楼外面灯光全无,一片漆黑,连路灯也没有,只好退了回来。
      听天由命吧。
      十一点多了,大厅里冷清了,寒意侵人,我将手插进大衣口袋,一下触到一张硬卡片,掏出来看见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一个人名和一行用中文写的布达佩斯地址。我一下觉得好似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原来,在我北京居住的育新花园楼下,住着一位单身中年妇女,她一直打扮得十分妖娆,头发染成金黄色,浓妆艳抹,但经常穿着睡衣就领着狗在院子里遛弯,我们在阳台上经常能看到她,称她是“法国老太太”。文革时期,她是进驻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工宣队队员,后来就嫁给了学校的一位张姓老师。当时这种事情是很时髦的,军宣队、工宣队的成员与学校大学的老师成婚被认为是改变社会阶级成分的最好方式。大多情况是大学女老师嫁给他们,像女队员嫁给男老师的事情较少见。文革结束后,许多这样的“政治婚姻”因感情不合都散伙了。我楼下的这位张姓老师后来成了教授,当然看不惯“法国老太太”的做派,便辞了职,一走了之,到匈牙利做买卖去了。法国老太太听说我要到匈牙利去,就让我去找她丈夫,塞给了我这张写着通讯方式的卡片。我当时并没有在意此事,因为想着仅在匈牙利呆一两天,难有机会与张教授见面。
      临出门时匆匆将卡片塞在大衣口袋里,也算是以防“万一”。现在“万一”终于现身了,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拨通了张教授的电话,听到一口京腔,大大松了一口气。此时已近子夜,我十分抱歉地向他述说了我的无奈与窘境,请他指示我对策。他说:“打一个车,住到我家来。”我告诉他:“我不会匈牙利话,无法与司机沟通。”“你叫上车后让他与我通电话,他的车上有电话的。”“好的,我试试”。终于见到了一线希望。
      此刻,候机大楼外早就没有出租车了,我在黑夜的寒风里等了20多分钟,终于叫停了一辆车。司机拨通了电话,帮我把行李安顿好,就向佩斯出发了。
      深夜的匈牙利首都一团漆黑。自从发生颜色革命后,这个国家就变得非常贫穷。路灯点不起,许多街区交不起电费,整个街区就停了电,有的还停了水和煤气。出租车终于在一个狭窄的小马路上停下,司机按了几声喇叭,楼上一户的灯亮了。窗户打开,张教授喊了一声:“卢先生吗?上来吧,四楼”。我如同见到了救世主。在漆黑中付了车资,拎着箱子上楼了。张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们商议了一下天亮以后如何去找开会的地方。
      入睡前我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囊和口袋,发现自己的钱少了一大笔,感到奇怪。仔细一想,原来在深夜里付车资时我眼神不济误将600福林的车资付成了6000福林。难怪当时司机接钱后千恩万谢,以为我是中国大款。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张先生做好了一顿匈式早餐,有不少生吃的蔬菜。早饭后就开始打电话,依然是没有人接。张先生说那天是星期六,匈牙利人是绝对不会在休息日办公的。于是,他就陪我出去找。按照中国人的思维,这样一个国际会议,体委机关一定会有人知道情况,结果到了那里问不出来。我说,“那就到体育场馆去问问”。仍然一问三不知。我们在街上吃了午饭,继续在布达佩斯转圈圈,终于在一个运动场的门房里,一位老人告诉我“好像在索菲特饭店里有这么一项活动,你们去碰碰看”。我很兴奋,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急忙走进饭店大堂,果然见到熙熙攘攘的场面,我认出了人群中俄罗斯撑杆跳高运动员布勃卡,相信这肯定就是会址了。我走到报到的地方,说明来意和昨夜的经历。结果办事人员告诉我,说昨天接机人员不仅去了布达机场,还到了佩斯机场,都没有见到我,还质问我去了哪里。我听后十分惊异,我一步都没有离开机场,足足候了近3个小时,他们非但没有任何歉意,反而倒打一耙。张教授悄声告诉我,匈牙利人从来办事不认真,而且喜欢撒谎,不讲信誉,很多中国商人吃了亏,纷纷离开了匈牙利。听了这话我也就平和了。
      住进客房,发现我在国内养成的住宾馆习惯,带到这里完全不适应。这里虽然号称是五星级宾馆,但室内除被褥外空空如也,牙具没有,毛巾没有,袋茶咖啡没有,热水没有,开水更不会有。我奔到街上去置备这些物品,结果找不到一家商店,终于找到一家据说是布达佩斯最像样的商厦,生活用品都贵的出奇,一袋牙膏要上万福林。1997年北京的街面已经非常繁荣了,录音机已经过时,录放机满街都是,冰箱彩电都普遍进入家庭。而那时的布达佩斯犹如中国三年困难时期。看来匈牙利让前苏联糟蹋得够呛,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转型是要费点力气了。
      第二天下午作报告。报告前我结识了一位华裔新加坡大学生,我们很谈得来,便邀请他在报告互动阶段帮我做做翻译。与会者提了几个问题,我们一一做了解答。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关于“马家军”的,问题中明显存有暗示中国运动员有使用了兴奋剂的弊端。在那个时代,中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丑闻已经多次在国际上曝光。1993年8月在德国斯图加特举行的世界田径锦标赛开幕式上,当中国运动员入场时,播音员毫不客气地播报:“现在是吃饱了兴奋剂的中国运动员入场了。”全场一片嘘声。所以在这个国际田径联合会举办的年会上发出这样的质疑之声,丝毫不足奇怪,而且我也对“马家军”的做法深恶痛绝。然而,在那种场合下,我当然不能说些有损国格的话,因为我当时的每一句“失当”的话都有可能成为第二天的国际新闻。
      于是,接过刚刚我在报告中关于超常天才运动员的话题,说了这样一段外交辞令:“90年代初,在中国的东北地区,出了一位超常的天才教练,用超常的训练手段,训练了一批超常的天才运动员,于是,出现了一批超常的运动成绩。”“超常”二字,愿意怎样理解都可以,反正我就是咬紧牙关不说马家军使用了EPO。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开始血检EPO,“马家军”终于被禁派出国去“为国争光”。那是后话了。
      年会闭幕当晚,主办方在匈牙利国家博物馆大厅举办国宴招待我们。当我们的大巴进入博物馆大院时,两侧路旁站立着身披兽皮,拄着长矛的马扎尔人,他们的身材普遍矮小。进入金碧辉煌的大厅,看到几十张圆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摆放着考究的刀叉餐具,便期待这会是一顿美餐。没想到结果大失所望,从晚上八点到十点多,一共只上了三道西餐,一笸罗黑面包,还有一道汤,实际是一碗酱油水上面飘着几片胡萝卜而已。没吃饱,回饭店,嚼了一包方便面,因为没有开水。
       但必须要如实说明的是,匈牙利的音乐是非常美妙的,整个宴会期间,匈牙利的艺人们始终载歌载舞,热情奔放。尤其是一位小提琴手的演奏多次令全场轰动,大家起立鼓掌,似乎不再计较饭菜的简陋。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21: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又回到体育在线了,经过体育学刊同仁的努力,版式也更新了,谢谢!
试着发表一篇短文,这是我写的回忆录中的一小节,分享给大家。
人们对兴趣开始转向微博、微信,但我以为还是不要怠慢了以往的老朋友——体育在线。
周一我要去河南信阳,给一个国培班讲课,我要讲的题目是《社会体育的基本命题、发展背景与变革》,还准备了一个备用的题目是《全民健身文化建设刍议》。
从河南回来,我将要开始今年的旅行生活,第一站到北欧四国去。
春天到了,祝大家春安!
发表于 2015-3-22 18: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预祝卢老旅途顺利!
看过,思考了一下,怎么苏联体育没有学人研究,是一个遗憾。希望有学友弥补空白,研究苏联社会主义体育发展研究
发表于 2015-3-23 09: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心,第一次回到新的论坛在线,就看到卢老的文章,兴奋
发表于 2015-3-23 09: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卢老师,好羡慕您哦,呵呵!
您这回忆录太精彩了,是当时写的吗?如果是最近完成的,真佩服您的记忆力!
发表于 2015-3-23 15: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卢老师的头像,飘逸,意气风发,大师风范!
发表于 2015-3-24 09: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了,卢老,给您点个赞!
发表于 2015-4-14 04: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卢老师又要来欧洲旅行啦?!祝愉快!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体育在线 ( 粤ICP备06117465号 )

GMT+8, 2017-5-26 02:15 AM , Processed in 1.18287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